全部
  • 其他
  • (22)

2 周其仁:创新是一个长链条,要有科学家、天才、技术狂人、创客……更要有他们

来源:凤凰网、北大国发院编 者 按 “新技术要解决问题,新要新得恰到好处,太新也是灾难。如果没有企业家,眼花缭乱的技术最后不能变成产品,不能去满足需求,它就不是经济活动,它就是一个纯粹的人类智力的一个表演。”近日,周其仁教授在某活动上作了主题为“对潜在需求做出更积极的反应”的演讲。以下内容根据其演讲实录整理。作者:周其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每个企业都会遭遇“成本诅咒”2016年秋季,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做...

  • 5757
  • 0
  • 2
  • 0
2018.02.03 09:33

周其仁:“中国奇迹”的奥秘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来自2017年《经济学(季刊)》论文“体制成本与中国经济” 什么是体制成本?人们熟知“成本”,那是任何经济行为主体要获得收益都不得不支付的代价。成本包括货币的、非货币的,时间的、精力和精神的,抽象出来作为谋求任何收益所必不可少的付出,构成经济行为最基本的约束条件。可是在过去很长时期里,从事经济实务人士以及经济学家和管理学家,关注重点一直集中于生产成本,即为生产某物所不得不发生的各项支付。唯有当大规模生产伴...

  • 134
  • 0
  • 2
  • 0
2018.01.23 12:27

周其仁|“中国奇迹”的奥秘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来源: 经济学原理文:周其仁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30年高速增长。对此,经济学者做了系统回顾。2008年7月,年近百岁的诺奖得主科斯教授在芝加哥大学组织了总结中国经济制度变革经验的学术研讨会。是年年底,国家统计局发布公告,2008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为9.6%,虽比上年有所降低,但还是达到1978年以来30年平均增长率。次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过一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出口国。2013年,中国又成为全...

  • 95
  • 0
  • 0
  • 0
2018.01.09 09:09

2 周其仁:创新的两条中国路线

来源:经济学原理创新的两条中国路线周其仁2015年访学以色列,去之前我有一个疑问,以色列人那么信上帝,怎么同时做到科创能力位居全球前列?去了听一位拉比讲解,原来犹太教的《圣经》里说,犹太人是上帝选来与上帝角力的——那就可以与上帝掰手腕,而不仅仅是顶礼膜拜、下跪磕头。这是以色列创新能力的精神源泉。 科技创新与经济增长的重叠程度很高,越往将来看,两者越是浑然一体。所以,研究经济不能不关注创新。在经济学上,也...

  • 6297
  • 0
  • 6
  • 0
2017.11.10 19:16

2 周其仁最新发声:全球竞争像“三明治”,中国夹在中间,怎么办?

口 述 | 周其仁来 源 | 正和岛(ID:zhenghedao)8月30日,由新华社瞭望智库、《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2017中国未来经济论坛在杭州举行。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发表了主旨演讲。以下为本次的演讲内容,有删减。 新经济这个“新”,它不会从天而来,它是创出来的。中文中的“创新”,有行动的意思。中国创新这个口号已经非常响了,但还需要我们实业界、产业界、投资界,真正把创新当一回事!中国的内外部遇到了...

  • 13286
  • 0
  • 8
  • 0
2017.09.02 10:31

2 周其仁:“中国奇迹”的逻辑与续写奇迹的关键

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30年高速增长。对此,经济学者做了系统回顾。2008年7月,年近百岁的诺奖得主科斯教授在芝加哥大学组织了总结中国经济制度变革经验的学术研讨会。是年年底,国家统计局发布公告,2008年中国经济年增长率为9.6%,虽比上年有所降低,但还是达到1978年以来30年平均增长率。次年,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再过一年,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出口国。2013年,中国又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2014年,国际...

  • 6458
  • 1
  • 7
  • 0
2017.08.29 11:08

周其仁:一个经济学人眼中的未来

周其仁: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前任院长,著名经济学家。2010-2012年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一、已知的最好答案是“不确定”经济学常常被看作一门忧郁的学问,看未来不那么明朗乐观。亚当·斯密还比较明确,认定只要提供充分的经济自由,看不见的手就能把人类带向一个更好的经济增长。他那个时代,英国工业革命蒸蒸日上,实践也支持着未来明确乐观的经济学。《国富论》最了不起的预见,是断定美国经济有远大前途,这...

  • 682
  • 0
  • 8
  • 0
2017.08.02 11:46

2 周其仁:我们被上一个成功拖得太长了

来源:南方周末(nanfangzhoumo) “我们被上一个成功拖得太长了”南方周末:您在今年年初的演讲中,曾经提到中国经济要靠“改革突围、创新突围”。为什么会用“突围”这样的概念?困住中国经济的“围墙”是什么?周其仁:这座“围墙”就是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中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变这个话题已经谈了很多年了。为什么要转变?就是因为不可持续,消耗这么多的资源,对环境破坏这么大,难以为继。但是这个问题已经看到了很多年,为什么还老在说...

  • 5495
  • 0
  • 3
  • 0
2017.07.23 14:40

2 周其仁谈大湾区:创新要有“密度”和“浓度”

在中国建一个世界级的大湾区要讨论的问题肯定不少,其中一个是马化腾先生刚才讲到的,怎么能够进行创新。创新发生所需要的条件关键是两个词:“密度”和“浓度”。中国是一个大国,当中如果没有“密”、“浓”,它就不会变强,所以越大越要注意密度和浓度。这个看法是从现象里来的。如果我们观察“创新现象”,我们会知道它非常不平衡,首先在人口里不平衡,参与创新的人口和享用创新成果的人口之间极其不成比例。更有意思的是它在空间上也...

  • 5398
  • 0
  • 2
  • 0
2017.06.22 10:03

周其仁: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

从“逃离北上广”到“离开北上广,我生活得怎么样”,持续了许久的“逃离北上广”话题还在持续。北上广也并没有一点挽留的意思,反而是不断减少入户指标……反观离开北上广的人,有几个是去回归乡村的呢?不过是逃离到了另一个经济水平也不差,环境相对更好的城市。而这并非中国独有的现象。为什么普天之下,人都喜欢往城市里凑?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教授的分析或许能带给我们一些思考。➤ 城市化与经济的关系很多人...

  • 348
  • 0
  • 4
  • 0
2017.06.21 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