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打好品质这一战,中国有希望
2017-04-20 15:18:41
  • 0
  • 0
  • 3

完整笔记·互联网经济

笔记君说——

侠客们,新商业路上,笔记侠与你守望相助。

一直以来,大家对国内消费品市场的印象是,要不就很贵,要不就很差。现在中国的消费需求上来了,企业也有转型的迫切需求,但是苦于成本降不下来,市场竞争剧烈。中国目前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个对价格敏感的市场。

怎么突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周其仁教授说,就是用数字技术降下来,就是把生产流程改得合理,把销售流程改得合理、简化,把不该花的那些钱全省了。然后,聚焦到品质上,好品质的东西不太贵,可以在市场上大批量的销。

打好品质这一战,中国有希望!

第一点感受:
通过人的努力把数字的潜力开发出来

在自然界里,并没有现成的数字,也没有现成的数学和数字化技术。天上没有,树上不结,地上不长。你挖地三尺可能挖出矿,但是挖不出一个数字。

数字、数学、数字化技术,是人的创造,人的发明,是人基于发现的发明。

这是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人为什么要搞数字呢?

有好多解释:

一组解释指向好奇,人类总是对自然界好奇,而自然界的各种属性当中,有一种就是数字的属性,数的属性。

还有一种解释指向了它有用,无论发明阿拉伯数字,运用这些数字来做演算、记数,一直到今天极其复杂的数字化生存,它能够解决人类的问题。

解决问题,就会动员人类花更多的资源往这个方向走,讲起来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数字怎么会对解决经济问题有帮助呢?这个剂量本身会促进行为的改变。

远古先民的时候,如果你采了10个果子,我一天采了4个,那我是不是应该再努力一把?

所以,任何东西的测度,有个数放在那,人的行为就会有一些变化。

最近,北大有一个精准扶贫的对象在云南的弥渡。到当地去以后,大理为了解决精准扶贫引进了孟加拉的格莱美银行。

它号称穷人银行,是我们的建行提供吸收的储蓄,但是教给他们用那个办法在我们的贫困山区去做。第一先做的很多都是我们年轻的大学生,给我讲的故事很有启发。

格莱美银行有一个原则,穷人借钱,很小的钱,3000块、5000块、1万块,从借开始,第一周就要还。

我开始听起来觉得不好理解,他没有钱才要借钱,他借钱买一个猪崽子养大总得几个月嘛,怎么可以从第一个礼拜就要还钱呢?

后来听第一线工作的人说真的有效果,其意思就是用还款的要求帮助穷人组织他的生活,有一些不该花的钱别花了,因为只要每个礼拜还50、100、200块钱,一年就会养出好几头猪来。

不该花的钱不花,能挣的小钱去挣,每个礼拜还。后来发现,其实这种贷款的农户、贫困户,脱贫的速度就提快了,这是一个比较早期的经验。

再来看一个复杂的经验。

全国现在600多个城市,很多市长都不知道下面的这组数据:

全世界最厉害的城市纽约,五个区当中最厉害的区叫曼哈顿区,一共68平方公里,但是每平方公里每年产生的GDP16亿美元。

我看到那个数受到很大的冲击,回来找中国的对标,上海最老的一个区,现在已经合并了,叫静安区,一共67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每年产生的GDP14亿美元(前年的数)。

我相信这个数如果600多位市长知道以后,至少可以让他们重新想想城市到底在忙什么,是不是还需要这么大饼式的摊。

所以,记数对人的行为有影响,最新的经验就像马化腾、司晓他们刚才讲到,最新的经验不光是技术间接改变行为,它直接改变生产过程。

去年夏天我们学院有一个老师同学组织的看美国创新的团,在波士顿附近看了一家公司叫1366,1366就是每平方米接受太阳光的能量,他们是开发太阳能的。

电发明已经200年了,现在全球7个人当中有一个人用不上电,10亿人。所以,他们立志要让电更加偏移。

怎么做到更加偏移呢?

太阳能很好,可是能够把太阳能转化为电的,关键的技术是那个硅片。传统技术是做成硅块,然后把它切成片才能吸收太阳能,这一切就要去掉一半。

他们现在用的技术就是数字技术,一次成型。一次成型就是薄片,没有任何废料。光这项改进,太阳能的成本可以靠近传统电力的成本,这个已经是进到生产过程。

所以,这个事情不能不引起我们很大的注意,就是看起来抽象的数和数之间的演算、算法,对于我们利用资源、满足需要,它有重大的意义。

你看经济活动,越早、越靠自然改的东西,果子摘过来,动物打下来,我们身上所谓靠我们的劳动立体。越往现代走,越靠人的想法,靠人的资历,靠发现,靠抽象的概念推起来的那些工作方式。

今天这个题目就表明,中国经济已经是往非常现代的方向在走,因为数字这些东西不是自然界给我们的,是要通过人的努力把它开发出来,这是我参加今天会的第一点感受。

第二点感受:
用数字技术降低成本,以解决问题为算

中国今天有个好现象,任何新的东西,先声夺人,舆论、媒体反应非常快,你只要打开电视看媒体,新概念劈天盖地。中国再也不是对任何新东西直摇头的一个国家了,而是对任何新东西非常敏感、非常感兴趣的一个国家。

但是缺点也是有的,就是这些概念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真正的落地。

因为这个国家太大了,就像我们去访问云南弥渡,大山里的人,当然电是通了,功能机普及了,一家大概会有一辆摩托车,这些都是了不起的变化了。

但是,基本的生产方式没有多大改变,还是大山开成梯田,种来的玉米烤成酒,酒糟喂猪,猪的肥料再还到田里去,还是这种模式,很大程度上是靠自然的。这样的层次,在中国的基数是非常大的。

所以,在今天讲中国、讲数字经济不仅仅是代表未来的潮流。这个潮流要真正在中国落地就要更大动员各种力量,运用数字技术来解决问题。

刚才马化腾的解释非常有意思,互联网+是个技术,数字经济是结果,解决了问题我们这个经济才能再上一个台阶,而问题是各式各样。

我最近看到了几个东西是蛮有触动的,数字经济是可以解决中国的问题。一个中国的问题是品质问题,我们多年外销,好东西出口,差的东西给国内,这个习惯已经维持了好多年。

现在国内等到需求一上来发现很大的反差,不是没有购买力、不是没有内需,而是对路的产品没有,品质不够好。

所以吴晓波那篇《日本马桶盖》的故事,可是冲击了中国,为什么跑到日本买?

我们制造能力过剩,品质不行。

可是你深入这个问题发现,这个问题不容易解决。因为我们常年低价竞争形成的环境,你想提高品质,成本过不去,你就会比别人贵。

我们的市场,很大程度还是对价格敏感的市场。在这个时候,你要满足价格低,同时要提高品质,我们很多传统产业不是不想干这个事儿,是想干但难以做到。

所以,国内消费品市场他们有个总结我觉得很准:要不就很贵,要不就很差。

怎么突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这一两年我访问过小米,小米的经验对我有启发。他们就是用数字化基础把生产成本大幅度降下来。然后强调一条:性价比。就是,质量要好,价格还是不能贵。否则,在中国这个市场你打不开局面。

那成本怎么降下来?

就是用数字技术降下来,就是把生产流程改得合理,把销售流程改得合理、简化,把不该花的那些钱全省了。然后,聚焦到品质上,好品质的东西不太贵,可以在市场上大批量的销。

我也不是做广告,我这个手环就是小米的手环。国际品牌的1500块吧?他们第一款78块,这是第二代,可以看时间了,145块,在很短的时间内卖到了将近1亿只。这让我看到中国打品质这一战,有希望。

中国大量企业是中小企业,你再喊非常时髦的口号、技术,很多小型企业、传统的微型企业,它们怎么跟上来啊?这也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问题,数字技术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我今年1月份就在腾讯调查,因为我看到他们有个开放平台,叫再造一个腾讯。腾讯只管用腾讯的这些技术支持、流量,供很多小型企业来创业,现在上面的总估值已经等于腾讯自己了。

现在很多企业在走这条路,杨元庆也在这里。你看联想控股,他还有联想之星,用经验、信用,帮助很多小企业去完成这个转变。

怎么做得到呢?

信息技术。信息技术可以让你用这些力量带动这些企业一块转型。

另外还有我们金融界一个“老大难”问题,就是小微企业贷款难、融资难。小微企业没有信用之前就是很难的。

现在看来中国制造业、中国数字经济走在前面的企业,如果都用腾讯这种开放平台,一个带上几百个、上千个,那中国经济的这个问题的解决,就会有很大的希望。

中国经济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刚才的发布已经看到很多领域都在做,这也是我们最近调查的一个方向:怎么用数字技术解决问题?

无论大问题、小问题,发达地区的问题还是山区的问题,要把这个作为我们数字经济的一个口号,以解决问题为算。

不是光是人人口中有这个概念,要用我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流方式,真正到以人的发现、发明为基础的数字技术基础上来,中国经济就会再上一个台阶。

当然,解决问题既要解决人家的问题,更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哪个是重点呢?我讲一个不成熟的意见:用数字技术解决人家的问题是重点。

为什么呢?你要解决自己的问题,要花钱、要说服自己的员工接受,很难的。你用一个技术帮人家解决问题,挣钱,你真能挣到钱说明你真帮助人家解决问题。

所以,在用数字技术解决问题的时候,重点恐怕是用这个技术解决别人的问题。互相解决,你的问题让别人给你解决,你去解决人家的问题。这样,可能会让我们用数字化技术解决问题走得快一点。

所以,我就用这个机会,讲一讲对数字技术的感受。

要在我们这么一个大的国民经济当中,层次极其不同、差异极其巨大的经济当中,更广泛的用数字化技术去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重点是解决别人的问题,帮别人解决问题,用这些行动让中国经济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谢谢各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